新闻中心

当前页面: 首页 >新闻中心 >业界动态 >工业4.0物联网等新经济将成下一波泡沫?

工业4.0物联网等新经济将成下一波泡沫?

--[db:副标题]

供稿:中国工控网 2016/5/30 9:33:58

0 人气:246

新经济也在登上历史舞台,我们所里面研究的是7 X的新经济,比如说工业4.0,第六产业,原材料革命,生命经济革命,体验经济革命,物联网等,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认为下一波的泡沫可能是新经济。


工业4.0物联网等新经济将成下一波泡沫?  
  “我仔细研究了VR行业,VR行业规模太小,未来的风险太大,但是现在非常多的资本与企业,不管不顾都纷纷砸向这种概念。“5月20日,在2016年首场福卡经济论坛上,王德培对众多资本和企业拥抱VR行业表示担忧。他进一步分析认为,工业4.0,第六产业,原材料革命,生命经济革命,体验经济革命,物联网等这些新经济将成为下一波泡沫。
  
  2015年中国经历了“金融闯关”,到了2016年这个关键词变为了“金融收敛”。对2015年、2016年这两年的国内金融的峰回路,我认为实际上是两个原教旨。第一个原教旨——华尔街原教旨,以为搞金融就是走华尔街,市场经济,金融衍生商品的路,要把华尔街的原教旨照搬到我们国家来。第二个原教旨——计划经济原教旨,即在执行过程中严格的按照计划经济,行政权利这种手段来操作。
  
  那么中国经济未来的趋势如何?
  
  真正调结构的是货币
  
  关键要讲趋势,趋势我讲几条,其一,金融化这个话题已经成为全世界、中国很重要的一个特征。其二,世界各国在这场危机中分成三类:
  
  一是消费型的国家,美国和欧洲为首,美国因为政治、经济上的强大历史积累,现在还顶在那里。
  
  二是中国、德国、日本等制造型的国家,我认为制造型国家受这场危机的冲击相对中等一点。
  
  三是原副材料提供国,如俄罗斯、中东、委内瑞拉、巴西、澳大利亚,这些国家提供原副材料,危机后中这类国家是抗不住的。
  
  危机中,货币几乎成为调结构的主要力量,政府为了把问题往后推,所以走了饮鸩解渴这条路,以为把货币推出去问题就解决了,没想到货币兜一圈又回来了。回来了以后对我们国家的资产价格进行再一次市场化,所以中国市场化的进程有的时候并不是由会议制定出来的,它是歪打正着的,客观上,是庞大的货币对资产价格进行了重新确认。
  
  因为中国货币太多了,140多万亿,现在还要以13%-14%的幅度增加,怎么办?滔天的洪水只能引向世界,让全世界的人民来分享中国的通胀,所以中国人所到之处就是房价上涨的地方。最近澳大利亚突然宣布四大银行针对外部买房不允许贷款,一系列的政策,加拿大现在停止部分投资移民申请。有好多事情是会有反应的,就如索罗斯的反身性理论。总而言之,我刚才讲的那种大背景下,真正调结构不是这个小组那个小组,客观上,调结构的是货币。
  
  下一波的泡沫可能是新经济
  
  新经济也在登上历史舞台,我们所里面研究的是7 X的新经济,比如说工业4.0,第六产业,原材料革命,生命经济革命,体验经济革命,物联网等,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认为下一波的泡沫可能是新经济。
  
  因为当经济处于低潮的时候许多企业的价格很便宜,包括人才的价格也很便宜,在这种情况下就会有投资的机会。在经济下跌的时候传统的理论解释不了,社会弥漫着一种叛逆的情绪、创新的情绪、摆脱问题依赖的情绪,在这个时候社会创新就带来了拉高的势头,许多金融资本纷纷投入。比如,我仔细研究了VR行业,VR行业规模太小,未来的风险太大,但是现在非常多的资本与企业,不管不顾都纷纷砸向这种概念。
  
  最终科学技术是有规律的,90%以上是要失败的,这些失败就蒸发了过剩的货币,所以哀鸿遍野,惨不忍睹。但是真正留下来的人踏着他们的尸首往前走,二轮融资、三轮融资就是这么出来的。
  
  投资“新大陆”
  
  民营企业发展将经历3个台阶:资本原始积累、产业规模化与国际化、新经济。在中国改革开放36年内,企业家通过土地、人口等红利等完成了资本原始积累,现在寻求进一步发展的空间,需要走出去。中国对外投资四大国家,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房地产投资的四个城市,伦敦、纽约、悉尼和惠灵顿,连续五年被评委全世界最宜居的城市。两百多年前的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后,把欧洲的过剩产能弄到北美、拉美,最后成就了今天工业化的体系和世界WTO的体系。在中国完成第一个台阶的民营企业家将在新大陆完成国际化与产业规模化。
  
  当第二个台阶完成了以后,有机会走向第三个台阶,这个台阶就是我刚才提到的新经济,在这些新经济的带领下,现在全世界在一定意义上处于统一起跑线,欧洲和美国现在深陷在2008年以来的后危机时代,我们的企业家与全世界处于同一平面上,在全球一体化的背景下纷纷走出去。所以我认为,国内的企业家们应该抓住机会,布局海外,形成国内与国外的市场回路,逐渐完成中国新的商业文明的建设。
  
  所以我最后讲两点:第一点,今天金融世界各种各样的问题实际上都是由内心的魔决定的,而这个魔不管是什么社会制度,什么国家都逃不过。人类对自己原罪的忏悔和反省也不会停步,所以社会一直在往前走。另外,从中长期角度看,我们国家的改革仍有很大空间,好多东西还没有释放,呈螺旋式上升的那些历史使命,虽然处理了这些问题,但可能就怠慢了我们的企业家,而我们企业家也要将眼光投向世界,在下一年代完成中国新的商业文明的建设。

审核编辑()
更多内容请访问 中国工控网(http://www.gongkong.com)

手机扫描二维码分享本页

工控网APP下载安装

工控速派APP下载安装

 

我来评价

评价:
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