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当前页面: 首页 >新闻中心 >业界动态 >群雄割据:中国互联网的围城

群雄割据:中国互联网的围城

--[db:副标题]

供稿:中国工控网 2016/6/14 9:52:37

0 人气:185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

  自中国市场经济时代拉开大幕之后,对于中国的创业者来说,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时代。

  国家层面上,“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已经成为了国策,而这个概念提出的时间节点,又是一场互联网行业的峰会;

  资本层面上,从来没有哪个时期会像今天这样,从天使到VC,在资金上给创业者在不同阶段提供便利;而即便是商业模式,互联网改造世界的大幕也才刚刚开始,有太多没有接触过网络的传统领域等着被互联网“改造”、“升华”,成为下一个风口。

  但这一波潮水过后,我们却发现,穿着衣服游泳的,却是那些早已成为巨头的大佬们。更加令人沮丧的是,这些大佬们的身后,已经建立起了各式各样的“生态”和“闭环”,将互联网可能涉及到的方方面面,都收敛到了自己围墙之内。

  对于创业者来说,琢磨怎么从互联网巨头们的围城中另辟蹊径,这也许是一个不可能,但又不得不去完成的任务。

  作为创业者,摆在你面前的选项恐怕不多:A、在已经筑好围城的巨头中选择一家站队,成为各种“生态圈”、“闭环”中的一员;B、去寻找大佬们尚未圈入的领域耕耘,但可以选择的空间越来越小。

  于是我们看到了这样一种现状:互联网消除了原本的信息不对称,并催生出了一批大公司,但如今又在平等的信息流动根基上建筑起了一座座围城,成为新的不对称根源。

  这是一个讽刺但又带有宿命论的结果。

  腾讯:互联网围城的鼻祖,如今已经围出了第二座城

  

 

  以微信社交为核心的腾讯围城

  正如在数量意义的人口红利渐渐消失的背景下,中国互联网行业也出现了一些新的特征,诸如BAT这样的巨头在固守原有优势的情况下,通过投资、并购等方式大举进入新的领域,圈地围城,正如《第一财经日报》创始人、原总编辑秦朔所言,现在出现了BATEverywhere的情况。

  腾讯是中国互联网公司中,最早筑起围墙的大公司。在过去,腾讯的原则是,只要和自己相关的业务,就要握在手里不放。在一段时间里,创业者们从VC口中最常听到的一个问题是:“假如腾讯也做了你们的产品,怎么办?”

  这个状况一直持续到5年前的3Q大战。在和360的交锋当中,腾讯意识到,围绕客户端打造出来的产品围墙未必能够靠得住。与其与其他对手互相厮杀,不如把资源共享出去,然后再收纳回来,形成一个完整的互联网生态圈来得稳固。

  于是,马化腾如今的原则变成了“自己做得好就自己做,做不好就选择最好的平台伙伴。”腾讯也化身成一个巨大的孵化器。美国《财富》杂志报道,2015年,腾讯用55亿美元,投资了超过95家公司,并花了3亿美元收购了3家公司。而根据腾讯官方数据,从封闭走向开放的腾讯,5年间在开放平台中接入了超过400万的应用,孵化的上市或借壳上市公司超过了20家。相较于阿里巴巴的大肆吞并,腾讯将自己定位为“连接器”,连接所有人与服务。

  而这座“连接器”围墙的起点,是微信。

  在之前的围城时代中,腾讯不擅长的垂直领域有很多。2006年上线的搜搜想和百度的搜索业务抗衡,2012年上线的QQ输入法又企图抢占搜狗的市场,但结果是,这两个产品最终都被搜狗纳入囊中。腾讯还有一颗不死的电商心,但最终还是把自家对标淘宝的拍拍换给了京东。

  微信让腾讯换了个筑墙方法。因为QQ起家的腾讯原本就擅长社交,而微信又以社交为核心勾勒出的互动场景,具有广阔的想象空间。互动催生更多新需求,需求带来市场。这个市场太大,腾讯无法独吞。借助微信在互联网领域投资圈地就成了必然选择。

  你可以在微信的生态圈看到一众来头不小的企业。互联网出行第一把交椅滴滴出行、分类信息网站老大58同城、互联网票务行业第一名微票儿、团购行业头号种子美团大众点评,以及电子商务仅次于阿里巴巴的京东。

  很难说是微信从这些企业当中获利,还是这些企业依靠微信的庇护获得了成功。但微信具有的庞大流量优势难以忽视。腾讯最新数据显示,目前微信的日活跃用户数已达7亿。凭借流量这张王牌,腾讯可以尽可能地圈入更多的使用场景和垂直领域。这一切最终又导向了微信支付背后的财付通。至此,一个属于腾讯的生态闭环打造完成。

  这其中的好处,互联网装修公司美家帮可能最有发言权。这家2014年成立的公司通过网上预约,帮助用户获得装修、设计的上门服务。成立一年内,美家帮获得了腾讯的A+轮融资,被吸纳进入到了微信的生态圈内。他们曾作出预测,未来三年,微信导入的流量,预计能够累计100亿。对于任何一个寻找引爆机会的创业公司来说,这都是一个难以拒绝的诱惑。

  被纳入微信生态圈的还有e袋洗、人人车、人人快递、每日优鲜、美丽说、丁香园等针对更加深度和广泛生活应用场景的企业。e袋洗创始人陆勇文曾经这样解释腾讯的策略:“腾讯看中的,是线上线下闭环式的交易资金流动。”58赶集联席CEO姚劲波也有类似看法,在他看来,腾讯目前的布局,已经悄无声息地将微信支付覆盖至了中国主要的线上O2O领域。

  无论是58、大众点评这种成熟的企业还是像e袋洗、悦动圈一样的初创团队,腾讯为他们送去流量的同时,用户的每一次使用与交易也是在为腾讯的支付业务带去流量。根据近期微信支付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微信支付绑卡用户数已经超过3亿。而这个市场的规模仍在扩大。根据易观智库今年发布的数据显示,到2018年,我国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规模将达到52.11万亿元人民币。

  所以,在用微信越来越多地为各种服务买单的时候,你可能也已经发现,自己作为用户,早已被“锁”在了微信当中。从早前的打车大战中尝到甜头的用户们不知不觉地培养起了移动支付的习惯,进而帮助微信从支付宝的一家独大中杀出血路。

  但帮助微信杀出血路的O2O们,终归只是腾讯希望与人连接起来的生活服务中的一小众而已。腾讯围城之外的创业者们恐怕如今又要在VC面前面对另一种追问:“假如腾讯投了你的竞争对手怎么办?”

  正如美团旗下的猫眼,曾经“统治”着电影在线售票平台市场的大片江山,市场份额一度超过70%。然而,现实并不留情面,原本一家独大的猫眼却因为腾讯的入局而丢掉了第一的宝座。随着腾讯入股了同样作为在线售票平台的微票儿,其C轮和C+的融资总额达到了45亿元,估值近20亿美元,而后迅速与“老三”格瓦拉合并,迅速吞噬了大量市场。根据易观智库数据显示,2015年第3季度中国电影在线票务市场中,猫眼电影占据了26.73%,微票儿与格瓦拉分别以15.8%与12.17%分列第二和第三,二者的合并对于猫眼的冲击可想而知。

  乐视与小米:生态的化反

  

 

  以智能硬件为核心的小米与乐视围城

  “互联网思维”强调开放和互赢,小米可能并不是很认可,尽管创始人雷军嘴上还是这么说的。

  移动互联网的战争,在某种程度上来讲就是入口的战争。2011年8月16日,雷军以“小米客服”的身份,站在798艺术区的舞台上,发布了小米的第一款手机米1。如果说一年前,小米创造的MIUI智能系统为小米的围城打下了地基,那么“米1”就是搭建小米之城的第一块砖。

  仅仅用了不到五年的时间,小米手机凭借千万级的出货量一度占据着中国智能手机市场份额第一的位置。以手机和它的MIUI智能系统为切入口,小米正在造的围城是“硬件+互联网服务”。小米企图占领智能家居的高地,一时间,似乎令许多传统的家电大佬们都要望其项背。

  首先是圈地。小米用的是高端低价的战略。“比小米便宜的手机都没有小米好,跟小米一样好的手机都没有小米便宜。”深谙粉丝经济学和纯熟的纯线上互联网营销手段,小米迅速以低成本的产品切入了手机市场。

  在手机大获成功后,小米开始陆续推出了电视、平板、路由器。小米的土地越圈越大,小米手环、空气净化器、小蚁摄像机、智能灯泡、电饭煲、移动电源、智能插座,几乎所有能够构成智能家居生态圈的硬件种类都被小米相中,过去5年,小米累计投资了超过50家智能硬件公司。雷军说,小米的模式在未来将会“影响一个又一个行业和影响整个工业世界”。

  找到入口后,小米开始围城了,这个思路并不复杂。以MIUI的系统作为平台,所有的智能家居都将连接在一起,而整个智能家居的生态圈的核心就是小米手机,通过云端技术,仅凭借一台手机就能够操控所有家电和小米设备。

  雷军为你设计的未来就是,当你回到家,可以拿着小米手机操控着家里全部的小米系电器,开灯关灯、遥控电视频道、甚至远程操控电饭煲,至少在家居生活的领域,你所用的所有硬件都将被小米所包围。

  2016年初,小米收购了第三方支付公司捷付睿通股份有限公司,雷军看重的正是捷付睿通手中的第三方支付牌照,而后中国银联与小米宣布联合,将基于小米手机联合设计推出移动支付,传说中的“小米Pay”将小米的围城延展至了消费领域和金融领域。

  然而,雷军还有一个更大胆的未来畅想,小米最终将建立一套智能家居的标准与协议。一旦有足够多的硬件企业接受了小米的这套标准与协议,而那些没有采用标准的产品和厂商将会被拒之门外,在市场竞争中处于劣势。

  乐视与小米的想法不谋而合,抓住硬件找入口。但乐视的步子迈得更大。

  凭借乐视网起家的乐视集团,首先在内容版图上扩张,从横跨影视、综艺与体育,在各家疯狂购买版权的同时,自制内容也不断丰富。《甄嬛传》、《芈月传》、《太子妃》的成功让乐视在内容领域站住了脚跟。

  有了优质的内容就需要有出口,乐视的“三驾马车”电视、手机与汽车成为了乐视围城的关键。乐视的“三屏”是圈定家庭用户,构建生活场景最直接的工具,只有通过这些终端,乐视体育、乐视网、乐视影业所生产的内容才得以输出。

  乐视的三屏把人们的闲暇时间挤占得满满当当。手机屏可以切入年轻人市场,毕竟现在年轻人的注意力似乎都在小屏上;针对家庭娱乐,上至老年人下至儿童,电视机的大屏可以满足;而为了让你在出行的时间也能接受乐视的“输出”,乐视汽车应运而生。

  当乐视出现的时候,抱着看戏心态的人不少。“吹概念”、“PPT公司”的声音不绝于耳。且不论乐视的互联网玩儿法究竟能否走下去,但贾跃亭确实带火了“生态”这个词。

  乐视拥有庞大的生态,包括云、内容、电视、手机、汽车、体育与互联网金融,它们构成了乐视的围城。与小米一样,乐视以云作基础,通过手机、电视与汽车作为入口,将乐视的内容与用户相连接。

  这是一种反向作用力。内容的强大将能够反向捆绑住消费者。事实上,乐视所期待的,并非用户对于硬件的一次性消费。在乐视超级电视中,优质的内容和试水的大屏购物将是一次会员的深耕,它希望通过硬件中所产生的服务,让消费者融入到乐视的生态中,进行生态化反。

  通过乐视的金融服务,在乐视商城购买乐视制造的屏幕(电视、手机、汽车),从而观看乐视制作的影视、体育内容,甚至通过乐视手机,可以用易到用车打车,去乐视所打造的体育场馆观看比赛,而这一切将由乐视云提供底层的保障。

  当整个生态系统运转起来后,大量的广告价值得以催生,尽管声称所谓的“硬件免费”甚至负利,但当越来越多的消费者进入到了整个生态体系中,后续的会员费用、服务费用就成为乐视硬件的重要支撑点,这些持续的现金流就是乐视“平台+内容+终端+应用”的结果。

  阿里巴巴与京东:金融的战争

  

 

  以电商为核心的京东、阿里巴巴围城

  如今,即便强势如阿里巴巴,也不得不正视那些出现的问题。过去一年,阿里巴巴市值掉了千亿美元,2015年8月24日,阿里巴巴首度跌破发行价。十年前,淘宝凭“免费”政策上位,势如破竹,在国内击溃eBay这个全球最大的C2C电子商务平台,成为国内C2C电商之首。尽管如今主营业务持续放缓,但阿里巴巴的电商围城却还在不停壮大。

  2003年,易趣在中国C2C电子商务市场一家独大,同样也是这一年,淘宝的诞生打破了这个格局。

  易趣在2003年从独立的创业公司逐渐向全球最大的C2C电子商务平台eBay子公司过度。易趣坚持以营收增长为目标,而在淘宝一诞生,“免费”即成为主打的策略,使得无论是商家还是消费者在平台中没有额外的支出。更为关键的是,支付宝作为第三方支付平台的出现,使得原本“货到付款”或“款到发货”模式所带来的风险大大降低,自此淘宝越战越勇。

  收复了C端的商家后,阿里巴巴的眼光盯向了全球最大的B2C电商平台,亚马逊。阿里巴巴意识到,不能仅仅将业务局限于无品牌的小商品,品牌消费才是更广阔的市场。天猫的出现,不同于亚马逊的自采模式,它延续了淘宝网的模式,商城继续采用商家入驻自营,阿里巴巴所提供的只是交易平台。至此,包括聚划算、速卖通、诚信通,以及2B端的1688、阿里国际,它们构成了阿里巴巴电商围城的城墙,无论是大品牌还是小商家都被圈进了围城。

  马云说,阿里巴巴就是为了“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作为电子商务的龙头,交易是阿里巴巴围城绝对的核心。阿里巴巴的模式的是,以电子商务为底座,构筑起供应链、支付、金融、物流、大数据和服务商协作的围城。阿里巴巴的围城的核心有三个基石,阿里妈妈、支付宝与菜鸟网络,它们为阿里巴巴庞大的电商体系保驾护航,而它们的存在足以让商家们在围城安心徜徉。它们也是支撑电子商务行业的基础。电商中间的服务在于物流,目的在于支付。

  而由于长期忽视物流的布局,强势崛起的京东能够被阿里巴巴看在眼里,关键的因素也在于京东所自有的物流体系。作为电商业务最有力的支持,阿里巴巴于2013年组建了强大的物流体系——菜鸟网络。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全中国超过70%的快递包裹、数千家国内外物流、仓储公司以及170万物流及配送人员都在菜鸟数据平台上运转。

  2015年“双十一”,阿里巴巴更找来了线下的盟友,苏宁,将天猫超市的后台与苏宁接近500万平方米的仓储物流基地对接,誓要补齐短板。

  而在支付领域,早期的支付宝只作为交易的资金中介工具,依托阿里巴巴庞大的电商体系,支付宝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在线支付工具。而近几年芝麻信用、蚂蚁花呗、借呗,以及各类功能的推出,已经使支付宝成为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资金管理入口。而在2B端,阿里小贷、网商银行等也为商家提供金融服务。基于支付宝的用户和生态,阿里巴巴重启了口碑网,并融合饿了么,以外卖、商超为最初发力点,向O2O生活服务领域辐射。

  阿里巴巴通过电子商务的平台,聚合着大大小小的商家和用户,对于商家而言,它们可以通过阿里妈妈的服务进行推广与宣传,通过支付宝的体系进行交易,最后还有菜鸟网络中的公司完成物流环节,这些都是在阿里系的生态中完成,而这一切之于用户亦然。

  但马云的野心又岂止如此。入股银泰和苏宁让我们看到了,即便是宿敌也能因为利益而走到一起,支付宝的线下争夺战,还有口碑网与海底捞、外婆家的“联姻”,阿里巴巴的商务围城早已从线上走到了线下。

  此外,布局影视、娱乐、音乐、体育、医疗、出行、媒体,马云似乎更想向世界证明自己不仅仅是一家电子商务企业,更不仅仅是一家单纯的互联网企业,尽管阿里巴巴的人说他们并不喜欢“帝国”这个词。

  2014年1月23日,阿里巴巴联合云锋基金对中信集团旗下的香港上市公司中信21世纪有限公司进行约合人民币10.37亿元的战略投资,收购了后者54.3%的股份,阿里巴巴看中的,是中信21世纪手上的第三方网上药品销售资格证的试点牌照,以及中国仅有的药品监管码体系,随后,中信21世纪更名阿里健康,次年7月,阿里健康将阿里巴巴旗下的天猫在线医药业务纳入囊中。

  这是阿里典型的做法。无独有偶,在文化领域的布局,阿里巴巴于2014年以62亿港元获得了文化中国59.32%的股份并在随后更名为阿里影业,随后,淘宝电影和娱乐宝被收归至阿里影业。通过收购的方式进入相关领域,再将原有的淘系相关的业务注入新的公司,阿里影业、阿里体育、阿里健康、阿里音乐、口碑网,阿里用的一种看似“强硬”的手段在越来越广泛的领域围城。

  不过,万变不离其宗,在虾米听音乐需要交易,用滴滴出行需要交易,通过天猫医药馆买药、在淘宝电影订票同样需要交易,阿里巴巴以电子商务起家,以擅长的交易手段为核心,企图将触手伸向只要你能想象到的地方。

  同样作为电子商务的巨头,京东也在开疆拓土,圈地围城。事实上,京东的围城相较于阿里巴巴似乎更加封闭。

  京东商城B2C的模式让京东自己进入到了整个供应链体系的一环。尽管平台上渐渐增加了更多的第三方商户,但总体来说依旧是以自采自营为主,而最让京东自豪的物流体系也是京东围城的最好的体现之一。

  而京东围城的核心同样在于金融和交易。京东金融用极快的速度,已经形成了由供应链、支付、众筹、理财、消费者金融、保险和证券为基础的7大业务群组,两年的时间完成了几乎能够与蚂蚁金服架构相对标的生态体系,同样企图用金融来捆绑住商家与用户。

  同样在服务第三方商户的时候,京东有开放的广告系统,让开放平台中的商家展开内部竞争的同时,也为平台输送养料。而京东的“京拍档”也着力为平台的第三方运营商解决电子商务规划、店铺装修、搜索优化等电商运营服务问题。

  京东还将触角伸向了智能家居。京东在3C家电见长,这也是为什么阿里巴巴在去年不惜联合老对手苏宁,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为了补齐3C领域的短板。

  JD+生态圈就是京东围城的重要组成部分。JD+智能奶茶馆为京东转身孵化器切开了口子,京东借助擅长的电子产品产业,上线了京东微联系统,闯入智能家居领域。通过京东微联,京东将为体系内的智能硬件提供智能化的解决方案,目前对接微联的产品已经超过了400款,京东企图借助微联串联起体系内所有的智能产品,成为全新的硬件入口。

  当然,除了利用自身供应链优势,京东也需要通过围城补足自身供应链的劣势。过去一年,京东投资了天天果园、穿衣助手和易车。刘强东更愿意强调京东的“实业”性质,因此他没有像马云一般地“横扫千军”,相反,天天果园是为了弥补京东在生鲜领域的供应链缺失,穿衣助手寄托着可以对标淘系的衣服优势的愿望,还有借助易车在汽车领域的开拓。

  但比起阿里巴巴,京东似乎要简单得多。

  未完“城”:百度缺了金融 奇虎丢了硬件

  

 

  由于分别缺乏金融与硬件,百度与360的围城难以闭合

  相比起前面的几家巨头,百度与奇虎360的造城运动显得有些无力。

  百度继搜索业务后,似乎没有更多“爆款”级的产品。看到对手们不断通过金融、社交和智能硬件圈地围城,能够通过搜获引擎获得巨额流量的百度却没有太多的动作。

  百度拥有流量,但却始终没有想起圈住流量。未能建立一套类似支付宝或者微信一样的会员与账号体系是百度最大的失误之一,这几乎成了百度巩固旧有城池并以此开疆拓土最大的限制。当腾讯凭借微信在社交领域如日中天,阿里巴巴凭借支付宝在金融领域独霸天下,百度此时才幡然醒悟:需要一个“闭环的生态系统”,连接“人与服务”。

  依靠搜索起家,当用户走进百度的“围城”时,他们只是想通过搜索找到自己希望获得的信息。如果沿着搜索框深入,从外门进入第一层围城体系中时,你会发现泛娱乐中的百度音乐、百度视频、百度小说等,实际上并不需要账号就能同行,甚至投资布局的爱奇艺等,也不需要百度的账号,在第一层围墙体系内,百度提供的是进一步的信息连接服务,除了泛娱乐,还有交通、房产等信息。

  但没有了账户体系、用户关系和持续服务的能力,百度围城的最外围,相当于不设防的空城。

  再向里面深入,才到达百度的消费层,在该层内,无论是本地生活中的百度外卖、百度糯米,还是电商业务中的百度MAll、百度微购,抑或更偏概念的智能硬件,都已经需要一个通行证。

  在这一层里,衣食住行相关的所有消费都可以被找到。除了百度自营自有的业务,百度还通过投资让围墙高耸。不出百度的围城,你可以完成从外卖到游戏,甚至旅游相关的所有消费。

  不过,这还不是百度围城最隐秘而重要的那一层。在更深入的百度围城内,金融和支付体系才是重中之重。

  在2015年12月架构调整后,百度突出了金融业务,而更早之前,百度已经建立起了围绕百度钱包为核心的百信银行、百安保险,以及首支基金等金融层,而这一层将是百度围城体系中最坚固的一层,涉及金融和切身利益,用户的帐号意识将更强,而相对应的,忠诚度也会越高。

  然而,金融一直是百度的痛,至少在最关键的支付领域,留给百度的时间并不多了。支付宝已经有了2.7亿的活跃用户,微信与QQ钱包超过1亿的绑定银行卡用户,但至少从目前来看,百度所创建的场景,百度MALL并没有成气候,糯米与百度外卖仍可以通过微信与支付宝进行支付,究竟有多少现金能够沉淀到百度钱包则不得而知。百度希望通过切入即将被瓜分殆尽的金融市场来巩固自己的围城,完成这个闭合的生态链,难度可想而知,但这或许也是百度唯一的机会。

  相比于百度,主打安全和搜索的360的围城要简单得多。在360的围城体系中,主要有两层,一层基于软件,另一层基于硬件,核心仍旧是帐号的贯通。

  以软件起家,360有手机助手方面的业务,以此可以向虚拟消费世界延伸,而后者则以游戏为主。但在早期,360却忽视了入口的重要性。软件的渗透最重要是找到可以依托的和忠实的硬件入口。

  虽然360手机助手在刚出现的时候,依托强大的品牌影响力,迅速在应用分发领域站稳脚跟,时至今日也依旧能够保持行业第二的位置,但不可否认,紧随其后的老牌对手豌豆荚和背靠腾讯的应用宝正在步步紧追。更关键的是,对于用户来说,他们没有对某个平台保持绝对忠诚的必要,因此,这也是为什么360如此迫切地需要拓展智能硬件终端的原因,它需要用硬件捆绑自身的软件,从而沉淀更多忠诚的消费者。

  而在硬件层面,360正在以“泛安全”的概念,在软件之外,依靠手机、路由器、儿童手表、车载导航仪等,360建立起更多消费业务,而且区别于其他互联网公司,360对于自建硬件并不排斥。

  奇酷科技寄托了周鸿祎围城的野心。2014年,奇虎360与酷派达成了战略联盟,奇虎360向酷派投资4.09亿美元现金成立合资公司奇酷科技,酷派方面提供了智能手机的设计、研发、技术、生产、供应链、销售等流程环节,而奇虎360则从安全软件、移动应用程序与线上营销推广。尽管随后奇酷风波不断,但最终360还是抓住了这根“稻草”。

  但整体来说,360作为BAT之后第二梯队中的互联网公司,从围城视野去看,最大的野心在于希望通过“手机”圈地围城,建立起封闭而可控的帝国,但因为缺乏更多消费层面的业务。360的围城只缺乏最后一层屏障,用户从入口进入,无法沉淀,满足工具性需求后,通到更丰富的城池中去。

  BAT生而为垄断竞争

  “目前是BAT历史积累的优势的红利释放期。”秦朔这么看待当下的互联网时代。

  在这些互联网巨头看来,现在是“资本战略大于产品突破”,事实上自从2011年的微信出现以后,巨头们的创新可以说越来越少,由于他们已经形成的寡头化、平台化与生态化优势,因此造成了所谓的“漩涡效应”,新的公司和应用越是发展,就越将感受到漩涡对他们的吸附力,这种吸附力将迫使他们站队。

  在过去数年中,随着BAT的不断壮大,一个更为明显的例子似乎可以体现这种漩涡效应带来的影响。自从BAT以后,鲜少有纯互联网公司能够对他们造成明显的冲击,无论是滴滴出行还是京东,背后还是摆脱不了他们的影子,而当下的另一波明星公司,小米、乐视,以及向互联网转型后的华为,无不是从硬件加软件或内容的方向取得了突破,包括软件起家的奇虎360,也正在全力想掌握住硬件的入口。事实上,如果是纯粹的互联网领域,BAT的垄断性在进一步加强。

  BAT形成垄断的原因,在不少业内人士事看来,在于互联网的自身的性质。这其中,信息与用户是一个产业发展最重要的因素。

  互联网的网络效应是能够带来规模收益的。对于传统产业来说,它们是随着规模的阔大,利润是呈下降的态势,而互联网恰恰相反,因此只有规模不断壮大,利润才能够最大化。

  同时,基于“信息”,在传统的交易中,信息是本地化的,它们只存在于交易双方之间,但通过互联网,这些信息是不会被遗忘的。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作为第三方支付系统,能够收集无限多的信息,一个人最喜欢去哪里购物,购买什么价位的商品,每个月购物的频次,它们将为用户建立档案,包括了个人关系的图谱、行为模式以及通常很难观察到的用户偏好。利用这些细节信息,互联网巨头可以很轻松地超越传统工业边界。

  “互联网的竞争关键在于你是否拥有用户和群体。”在长江商学院战略与创新助理教授王砚波看来,正是由于互联网互联网能够牢牢抓住信息与用户,是一种渠道和平台的力量,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则必须达到规模最大化,因此互联网公司生来就是为垄断而竞争的。

  云启资本创始合伙人毛丞宇表达了同样的观点。在他看来,互联网的本质上是带有垄断的特性的,互联网巨头可以通过数据来经营用户,包括用户的吃喝玩乐、买房买车、金融、健康数据,一旦成为一个平台或者打造了一个生态,又有了流量和数据的优势,那么大型互联网企业们天生的就能更好地服务这个用户。

  但巨头这般的风卷残云似乎只是一种中国特色,几乎没有人在互联网同样兴盛的美国看到类似的情景。

  事实上,在美国,例如金融机构、营销公司、信用评级机构,以及风险投资公司等的市场中间机构已经得到了充分发展。这意味着,市场中已存在强有力的竞争者,足以抵挡互联网巨头的跨界企图。因此我们看到,美国互联网公司通常更专注,走得更深,而不是试图全面铺开。

  “美国的互联网公司更倾向于技术上的垄断。”

  毛丞宇告诉新浪科技,谷歌收购安卓,而安卓被运用到各个手机当中,这是一种垄断,包括Facebook收购WhatsApp和

  Snapchat,他看重的是它们的社交技术。它们站在了技术的制高点,或者在技术上不断投资,这是它们所追求的。而这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为何我们在太平洋的另一侧没有看到关于是“互联网+”还是“+互联网”的争论。

  此外,在毛丞宇看来,美国的互联网公司追求的是全球性。他们有冲动往更多的国家渗透,我们看到的美国互联网巨头,无论是谷歌、Facebook、亚马逊还是苹果,他们都称得上是全球化的公司,因此即便是在发展过程中,它们发现国内的“滴滴”、“京东”冒了出来也顾不上。它们要做的第一目标是全球化,因此在本国内的跨类别经营对于他们来讲反而是第二选择。

  中国独有的商业环境同样造成了垄断的出现。纵观国内目前热门的行业,无不是被“染”成了一片红海,至少从媒体的报道上来看,“割据”、“厮杀”、“参战”等词汇的泛滥足以见人们看到了互联网行业竞争之激烈。

  每个行业新兴之初,总会有若干家公司在资本支撑下进行对垒,美团、大众点评、饿了吗、百度外卖、口碑之于互联网送餐服务,携程、艺龙、去哪儿、途牛之于在线旅游行业,微票儿、猫眼、格瓦拉、淘票票之于在线票务平台。相比来说,在通用的互联网应用领域,美国线下服务体系更加健全,因此并没有使得这类互联网服务创造更多让创业者们争相“抢食”的机会,因此,为了立于不败之地,垄断是最好的选择。

  这当中,典型的例子莫过于菜鸟网络的诞生。2013年5月,阿里巴巴、银泰集团、富春控股、顺丰集团、三通一达(申通、圆通、中通、韵达)等相关机构共同宣布启动“中国智能物流骨干网”,并成立菜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阿里看见京东强大的物流体系,于是创造了菜鸟网络,笼络来了“三通一达”众快递公司们,打造了一个快递服务的生态体系为我所用,搭建了一个更高的壁垒。

  同样,在2016年3月,阿里巴巴副总裁蔡崇信成为了陌陌的董事,次月,阿里巴巴与云锋基金加入了陌陌私有化财团。作为一个社交平台,从竞争的角度来理解,是和腾讯的社交产品能够产生竞争。显然,巨头们也需要通过不断地围城来扩大自己的安全性。在秦朔看来,这是中国互联网的特色,中国大型互联网公司在这些领域垄断得更加彻底。

  相比来说,美国的商业环境更加开放,因此竞争过度的情况比中国要好一些,当然,对于中国企业来说,提升安全性的压力不仅仅来自于对手,更来自于资本市场。

  毛丞宇告诉新浪科技,在外界看来,中国互联网公司,以BAT举例,由于领域不同,最初大家并不会认为他们是相互竞争的,因此随着它们自身的发展,它们分别在搜索、电商和游戏社交领域做到了国内的第一名,但等他们谋求进一步的发展,放眼海外的时候会发现,海外市场已经被美国的公司所占据了,于是作为上市公司,来自股东和市场对它们的压力,在出海面临困境的时候,为了获得更多的收入更多价值,它们只能开始打造生态系统,在国内的行业里面进行跨界。

  从表面上看,BAT们通过全行业的渗透,筑起高高的壁垒是采取的防御策略,然而资本市场早已经发现,更本质的因素在于它们创新乏力的现状,诚如秦朔所言,微信之后便再无更大的创新产品,阿里不断在社交领域加码,百度在疯狂砸钱O2O,BAT们尽管在跨界,却从来没有跳出原有的商业模式,它们在流量变现的时候尝到了甜头,便希望在更多的领域将这样的优势发挥到极致。

  “它们要么就是像阿里一样自己做,要么像腾讯一样投资布局,这其实是很天然地由于资本市场和商业的驱动,迫使他们去进行跨界。”毛丞宇解释道。

  垄断下的创新

  雄厚的资本实力与庞大的用户数据,巨头的两大杀手锏似乎使得没有资本愿意投资可能与BATDXL(百度、阿里巴巴、腾讯、滴滴、小米、乐视)等大小巨头发生激烈碰撞的鸡蛋,于是它们引起的漩涡效应迫使新入局的创业者不得不进行选择,似乎只有“站队”才是唯一的选择。

  更多的时候,垄断是市场自然发展使然,为了成长,对于初创者来讲,即便是无奈也要选择站队。

  互联网通常是赢者通吃的,第一名会遥遥领先于后者,而一旦市场覆盖到了一定的程度,达到通吃之后,企业自然就会去追求垄断,努力将局面保持得越来越长。而小平台得创新可能是因为大平台太强,使得自身的创新自然会变少。

  垄断的不断加固也导致了创业者们站队的时间提前了。在过去,初创公司在可能到了B轮、C轮才开始站队,而现在,越来越多的公或许能到了B轮就不得不开始站队。人人快递、美家帮、跟谁学在A轮、A+轮的融资就出现了腾讯的身影,阿里同样也参与了58到家、共享巴士平台“接我”的A轮融资,行业激烈的竞争迫使初创者“站队要趁早”。

  毛丞宇向新浪科技透露,在目前的P2P行业,在过去,一个公司能够融资到一亿美金已经算非常了不起了,但现在看来并不算什么,只有到了五亿美金、十亿美金才有资格厮杀,而真正能够如此大规模投资的公司也只有BAT,因此如果创业公司想要进行竞争,需要大量的资本获取用户,只能选择站队。

  尽管如此,对于巨头们是否在阻碍创新,行业也有许多不同的看法。

  王砚波向新浪科技表示,一方面,互联网的垄断确实存在,随着创业公司感受到压力,会被迫加入大公司“阵营”,但从另一方面来讲,巨头所主导的“大数据+资本+合作”的模式同样创造了许多跨行业的创新机会。蚂蚁金服的互联网金融,腾讯探索的新型医疗健康服务,以及京东的产品众筹都是很好的案例。

  同样,不少业内人士也表示,被巨头看重对于最优秀的创业者来讲也是一种激励。

  因为腾讯做了微信,创业者再想做一个微信基本上是没有成功的可能性,滴滴和优步在互联网出行的高速发展,挤压得同质化创业的创新空间所剩无几,从这个角度来讲,创新变得异常艰难。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当滴滴获得了阿里与腾讯,甚至苹果的投资,获得了巨头的资本和资源,在未来或许真的能够成功变成类似微信一样的高频入口,于是滴滴能够在入口上叠加其他的业务,从而形成下一代的入口平台,这个创新是非常强大的。

  “优秀的创业者除了要具备难以被大公司模仿的创新能力之外,还应该学会在不站队的前提下,借助大公司的力量来发展自己。”在高榕资本创始合伙人张震看来,在工业时代,一旦某一产业形成“围城”,新公司要在相应的产业获取重要的一席之地确实会比较困难。但放在移动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的语境下,这个结论很可能是不完全成立的。

  有意思的现象是,互联网围城是不断在变化与重构的。在工业时代,信息流动集中、稳定而缓慢,整个社会的行为和消费习惯也因此呈现较为平缓的变化态势,但随着进入互联网与移动互联网时代后,人们获取信息的流量入口、沟通信息的方式和消费习惯都在随着信息技术的快速演进而不断变化,在张震看来,无论是中国和美国,社交平台每超过5年就会重新洗一次牌。

  “在这种趋势下,即便是BAT也不得不时刻保持忧患意识,如果大公司在趋势面前出现战略战术的失误,可能是要承受严重的后果,诺基亚、摩托罗拉、柯达这些巨头就是很典型的例子。”张震告诉新浪科技,正是因为用户行为和消费习惯的快速整体变化,可能会让新的产品从中孕育而生,这就给创业公司提供了脱颖而出的机会。

  当然,我们也看到了那些敢于对垄断“说不”的人。阿里曾经多次向美团创始人王兴提出,希望控股美团遭拒。2011年,阿里巴巴以3亿元成为了美团B轮投资方,2014年5月的C轮融资,同样有阿里巴巴的身影,王兴当时对外透露,阿里巴巴拥有10%到15%的股权,随着2015年1月美团新一轮的融资,阿里巴巴的股权被持续稀释。美团正在极力挣脱阿里巴巴的“束缚”。

  事实上,双方除了财务的投资,在外界看来并没有更多战略性的合作,相反,随着王兴与阿里巴巴的渐行渐远的过程中,阿里不仅60亿复活了新“口碑网”,更投资了美团的竞争对手饿了么。尽管2015年底美团线下封杀支付宝的风波被解释为“个别人员的行为”,但外界普遍认为,阿里与美团在此刻已经“决裂”。

  今年1月28日,就在阿里巴巴第四季财报公布的当天上午,美国《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称,阿里巴巴同意出售美团-大众点评股权,总价值约为9亿美元,阿里巴巴副总裁蔡崇信更在财报发布后表示,阿里巴巴退出美团只是时间问题。

  而目前,估值超过180亿美元的美团大众点评也乐于朝着“准BAT”的道路走着,依托于本地生活服务,根据易观智库的数据显示,美团与大众点评在合并后占据了团购交易81.4%的份额,旗下的猫眼电影一度占据着在线售票的头把交椅,剥离了阿里的标签,王兴反成了阿里在本地生活服务最大的竞争对手。阿里巴巴似乎也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原本的“小弟”。

  情况或许并没有那么糟

  互联网发展的总体趋势已经不再激动人心,那些所谓的新常态也只能被称作新平庸,一如互联网女皇玛丽�米克尔的互联网报告中所提到的,无论是全球经济增速的放缓、互联网使用人数增加的放缓,还是智能手机出货量的放缓。

  “互联网故事已经接近‘历史的终结’,互联网必须融入新的产业才能焕发活力。”秦朔告诉新浪科技。这似乎是行业的普遍看法,当“互联网”进入了所谓的“倦怠期”,“互联网+”或者“产业互联网”在不少人看来却成为了目前垄断的突破口。

  云启资本曾经投资了一家名为奥林科技的公司,奥林科技所做的是中国的海运行业,中国每年有二十几万亿的进出口商品,对于海运来说,将带来上百万亿的运费,传统一级、二级、三级的货运代理商将服务众多公司进出口的商品,而奥林科技所做的就是通过云计算平台的物流及供应链管理系统,将企业、货物与整个供应链进行整合。

  “在这两三年里,大的传统行业会蜂拥而至进入互联网,它们需要的是在互联网行业的深耕细作,需要懂具体行业的人去帮助他们‘触网’,这样的东西是BAT比较难做进来的。”毛丞宇表示。

  张震表达了同样的观点:“大规模的行业变革一定会来自互联网与实业的结合,纯粹的互联网基因的BAT不太可能对实业领域的方方面面都实现有效的覆盖。”

  新的技术也带来新的机会。在秦朔看来,目前出现的内容驱动的新趋势(直播、VR)是突破垄断的另一个机会。尽管它们总体上来讲并无助于互联网的青春再来,但IOT、AI领域,或许需要等待新的终端突破。

  事实上,在这些领域,大公司并不比初创公司占据明显的领先优势,大家基本上都在同一起跑线,更多技术达到世界顶级的前沿科技公司是领先于大型互联网公司的。

  据美国零售行业市场研究公司NPD集团关于无人机的一份最新报告显示,目前中国无人机创新科技公司大疆创新科技公司在北美无人机的市场份额已经占到50%。而在全球民用小型无人机的市场中,大疆的市场份额已经达到了70%。真格基金创始合伙人徐小平曾表示,BAT目前还没有国际化而另外一大批企业,包括大疆在内,一开始的质量就是世界第一的。

  当然,BAT已经开始在着手布局了,无论是智能硬件还是人工智能,还是阿里巴巴的量子计算机,但显而易见,它们的脚步并不如预期那样快,声势也不如在整合O2O行业时那样浩大,除了百度提出在五年内无人驾驶将实现量产,似乎再没有人在讨论BAT的人工智能。

  “对于创业者来讲,现在的时代对于创业者的综合能力提出了相较于以往更高的要求,如果创业者仍然延续纯粹互联网时代的微创新思路,大公司的确是可以轻松偷师过去的。”张震说。

  也正如文章开头所讲,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对于创业者来说,我们确实看到了微信并不如想象中强大的引导能力,看到了阿里巴巴在线下是如何艰难推进,看到了BAT是如何需要开始考虑和那些一手被他们“养”大的企业微妙的关系。

  当然,更重要的是,就像水、电、煤气一样,互联网已经逐渐变成了基础设施,它能够衍生出移动互联网、物联网,无限扩展的外延能够带来无限多的机会。

  而对于在这一批互联网巨头生态下成长起来的创业者们来说,而就算是围城也好,垄断也罢,未来仍然需要更多的创新,而创新也一定不会停止。

  或许情况并没有那么糟糕。

审核编辑()
更多内容请访问 中国工控网(http://www.gongkong.com)
新闻来源: 投资潮

手机扫描二维码分享本页

工控网APP下载安装

工控速派APP下载安装

 

我来评价

评价:
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