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当前页面: 首页 >新闻中心 >业界动态 >智能制造,跟洋教头学什么(图)

智能制造,跟洋教头学什么(图)

--[db:副标题]

供稿:中国工控网 2016/6/20 10:08:11

0 人气:237


13日,北京人民大会堂,在中德两国总理的见证下,南京市市长、江北新区管委会主任缪瑞林与德国弗劳恩霍夫应用研究促进会代表豪格科尔博士签署《合作谅解备忘录》,共建中德智能制造研究机构。在智能制造领域,这是欧洲最顶级的科研应用机构和中国最高层次的合作,以此为契机,南京江北新区将加快整合全球资源,建设国内智能制造中心,打造长三角先进制造重镇。     

让“德国师傅”带着我们“玩”智能制造,从政府、学界到企业兴奋之余不乏清醒:不能大干快上,唯“新”是从,而应踏实练身手长本领,否则,“师傅”就会拿走我们的市场,把我们继续按在打工者的角色上。     

德国工业4.0相中江苏智造     

根据双方签署的《备忘录》,江北新区将牵手有“欧洲中科院”之称的弗劳恩霍夫应用研究促进协会,在江北新区打造应用研究中心和智能制造创新平台。即将组建的这一平台,相当于德国工业4.0“中国化”机构,将整合德国及国际创新资源对接中国产业,重点是结合江苏制造需求,研发关键性技术,提供技术普及,促进江北新区形成以智能制造为主导的现代产业体系。     

据介绍,中德智能制造研究机构将建设应用研究中心、展示中心、培训中心和标准化中心。其中,应用研究中心侧重于为江苏企业智能制造提供智能制造技术和生产系统定制化服务;展示中心展示一流的中德智能制造,如智能化样板生产线和车间;培训中心提供中德双元制培训方案,培养智能制造产业人才;标准化中心致力于中德两国智能制造领域的标准研究基础工作,承接工信部中国智能制造2025战略标准化部分项目。     

南京市委常委、市江北新区党工委副书记罗群参加了双方签约仪式。他介绍,在这次合作中,德方的主要实施者是弗劳恩霍夫应用研究促进协会下属的生产设备和结构技术研究所(下称IPK)。IPK是全球科研产业化的顶尖研究所,是德国工业4.0的重要发起机构。IPK和中国首次深度合作就选择江北新区,还是看中江苏智造的巨大潜力。     

记者从省经信委获悉,早在去年6月,我省就与IPK签署“工业4.0技术、服务与江苏智能制造合作”合作谅解备忘录,双方商定在制定江苏制造发展战略,发展工业4.0(智能制造)标准化体系方面开展交流合作。中德智能制造研究机构落户江北新区,就是这次合作的落实。     

引进做企业的理念、态度更重要     

中德智能制造研究机构落户南京江北新区消息传出后,业界有一种声音,南京极有可能成为国内的智能制造中心,与杭州、成都等“互联网+”中心、电子商务中心共享现代产业的荣光。     

虽然江北新区和IPK的合作细节还在谈判中,但业内人士分析,随着中德最高层次产学研合作机构的落户,南京乃至整个江苏有望引领智能制造潮流之先。     

罗群认为,江北新区与IPK合作,根本目的是提升中国制造水平,尤其是引进先进的体制、机制,探索科技和产业结合的新路径,这比进口设备、引进生产线重要。     

就在一周前,江苏产业研究院院长刘庆在德国考察智能制造,有意与斯图加特大学汽车技术研究所、卡尔斯鲁厄工业大学合作。德国科研产业化水平领先全球,江苏产业研究院也借鉴弗劳恩霍夫应用研究促进协会的发展模式。此行让刘庆对智能制造有了全新的理解。“从德国引进创新资源,绝不仅仅是企业、技术和人才等硬成果的引进。”他说,江苏产业研究院与上述两家机构合作,是想引进德国制造的“软成果”,让更多的中国企业家思考:用什么样的态度、理念和体系来搞工业。“大家都在谈智能车间,谈机器人,谈大数据,但你的理念不变,做事的态度不变,整个体系不改变,把一样的设备、一样的车间搬到中国,还是会行不通。”     

菲尼克斯(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堪称智能制造的中国先锋,公司总裁顾建党介绍,3年前,德国刚提出工业4.0概念时,菲尼克斯就在中国成立首个工业4.0实验室。他说,工业4.0的基石是,任何制造过程中的物品,必须有数字身份证,从而实现虚拟世界中自由对话。但他认为,对中国企业而言,需要的不是借助互联网腾空而起,而是踏踏实实回到原点,放弃对供应商、对员工的压榨,坚守对品质、对创新的追求,“这才是工业文明的基础”。     

不登技术塔顶只能给人打工     

当中国制造2025取经德国工业4.0时,也有人担忧我们将因此失去市场,丧失话语权。“当中国的车间里摆满德国制造,这意味着,我们在为德国工业4.0买单。”南京大学工程管理学院教授焦小澄为德国工业4.0在国内抢市场感到不安。     

激光和机器人是智能制造重要元素。我国已成为世界最大的激光加工产品市场。然而,我国大部分激光企业缺少自主创新和核心技术,大都采取进口激光器及零部件进行简单粗放的集成。同样,机器人的应用是一个国家工业自动化水平的重要标志,中国是全球工业机器人需求增长最快的市场,但国际四大机器人巨头占据国内市场半壁以上江山,本土工业机器人企业仍主要以下游系统集成商为主。 

“除了高端设备,重要的基础性部件,都掌握在别人手里。”焦小澄说,智能制造离不开的传感器、芯片,基础材料,我们都要依赖国外。他认为,现在的大学,基础研究在走向边缘,智能制造倒逼国内基础研究急需跟上,这需要学界和业界安下心,像德国人一样眼光放远,精益求精。     

“智能制造就像金字塔,立在上面的是核心器件、芯片、软件、基础材料。”南京中科煜宸激光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邢飞说,不登上金字塔的顶端,我们只能永远为别人打工。     

经济新常态下,江苏制造业低端加工比重偏大、重大装备依赖度较高、劳动生产效率较低、技术创新水平不高等问题更加凸显。省经信委投资处副处长朱乾介绍,对接德国工业4.0,去年我省出台《中国制造2025江苏行动纲要》。当年,全省工业技改投资1.23万亿元,同比增长25.6%。

审核编辑()
更多内容请访问 中国工控网(http://www.gongkong.com)
新闻来源: 新华日报

手机扫描二维码分享本页

工控网APP下载安装

工控速派APP下载安装

 

我来评价

评价:
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