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当前页面: 首页 >新闻中心 >业界动态 >“智能制造”大热背后的潜藏危机

“智能制造”大热背后的潜藏危机

供稿:中国工控网 2016/7/14 11:13:37

0 人气:227

    中国制造业正在痛苦的挣扎之中,部分企业因长年扩大产能所带来的资金和管理缺口已经超过其所能负荷的范围。继华为一级供应商福昌倒闭之后,上个月,投影行业明星公司雅图数字视频技术有限公司被裁员工到公司门口追讨欠薪。据悉,类似这种欠薪行为在制造行业内非常普遍,现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准时发薪的企业只有30%左右。


    中国制造自诞生之日起就没有获得过公正的评价,身上的标签也多半是灰色的,比如血汗剥削、破坏环境和资源,还有什么产业链最低端等等,即便是在其最辉煌的时候,公众在谈论起制造业时,也常常充满着鄙夷的口气。在这种舆论环境中,制造业运作正常还好,一旦出现任何状况,都会被舆论无限放大。

    此前,富士康曾因员工跳楼事件而被推上风口浪尖,在最疯狂的讨伐岁月中,人人都认为富士康这类血汗工厂没人性,别说是超时加班或者职业危害等问题,就连富士康将工厂移至中西部地区,舆论也会把当地失业率的提高归咎在郭台铭的头上。

    另外,自去年春节开始,珠江、温州、江苏等地的制造工厂纷纷陷入倒闭潮,也助长了舆论对中国制造业真的快不行观点。不过,笔者认为,从纵向来看,中国制造业目前正从第二阶段逐步迈向第三阶段。

    第一阶段是自中国加入WTO之后,中国低端制造业便迅速崛起。这段时间是以温州制造业为著名,他们生产出来的眼镜、鞋子、打火机等日常用品销往全世界,但这种制造业的富裕只是短暂的,他们只是抓住了全世界旺盛的需求以及廉价生产资料的差价,商业模式和制造水平,都不具备特别的思维深度,于是很容易模仿。随着同质化制造的出现,相同产品出现产能过剩的危机,昔日可观的利润慢慢地被蚕食,最终到了难以为继的地步。

    第二阶段是一些大型制造企业成为世界知名品牌的代工厂。比如苏州的联建科技,昔日也曾作为苹果的供应商红极一时,但因技术变革较慢,没能适应客户需求,最终落得个惨淡出局,这种境况也不能完全怪联建科技自己,要知道,成为苹果的供应商本就是一件“高风险、高收益”的事儿,干好了,自然赚得盆满钵满,干不好,随时有可能倒闭。

    而目前中国制造正面临着由第二阶段代工厂向第三阶段中国智造转型的阵痛期,有些企业正遭遇寒冬,基本上熬不到春天了。与之相反,当大部分企业陷入亏损甚至倒闭的时候,一些明星企业“代工厂”的业绩却蒸蒸日上,如前面提到的富士康,他们如今头疼的是,招不到足够的流水线员工去满足苹果巨大的订单需求。所以中国制造业目前尚处于一种“冰火两重天”的局面。

    再从横向来看,中国制造业面临困境与两个因素不无关联:一方面,东南沿海城市开始驱赶制造业,不仅之前的税收、土地优惠政策逐步取消,还不断提高最低工资标准,使得中国制造的核心竞争力荡然无从,富士康从深圳陆续迁往郑州和昆山,就是这种驱赶最鲜明的写照,巨头企业自然有实力坚持到内陆,东山再起,但很多中小企业在迁徙之中就饿死了,有的干脆就地解散。

    另一方面,房地产则更像是中国制造的一场人祸,最著名的温州炒房团,有很大一部分就是来源于制造业主,他们对比制造业和房地产业的利润之后,前者只有2%左右,后者则常常高大39%,开始把大量的资本投入房地产业,这就使得原来准备投入制造业转型升级的资金都用作他途。所以大量资金“脱实向虚”使得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困难重重。

    以笔者看来,太聪明的人是做不好制造业,这个行业里没有快速赚钱的途径,也容不下急功近利的人。真正能让中国制造业提高品质、转型升级的还需政府、企业、社会的共同努力。当前,我国的传统制造业在“做优做强”方面亟待转型,而转型中又面临以下四大问题:

    一是工业文明的缺失。一方面很多低端制造企业为了多接合同,拼命压低自己的报价,而最终在牺牲自己产品质量的情况下获得补偿。试想,本来生产出来的产品已经是低端了,再偷工减料,产品怎么可能受到市场的青睐?另一方面,很多电商平台的货物中,一大半是在卖假货,这使得劣币驱逐良币,中小制造企业只能随大流,专门生产一些质次商品,使产业结构升级无从谈起。

    二是知识产权保护亟待立法改进。中国制造业要从低端走向中高端,没有知识产权的保护是不可能的。试想,如果一个发明或一个创新被推出之后,就马上被别人抄袭过去,那么谁还愿意创新和发明呢?所以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应该跟上欧美发达国家。

    三是专业技术人才不足。就是低端制造业生产工人没有人愿意去做,而企业需要的中高端生产技术工人却始终难以觅到可用之才。所以,政府部门应该鼓励各方开设一些旨在培养中高端技术人才的大专院校,有针对性的培养制造业转型升级所需要的大批专业技术人才。因为如果没有政府、高校等各方力量的扶持,专业技术人才光靠企业的力量来培养恐怕并不容易。

    四是产学研如何有效、有机的结合在一起,对制造业转型和升级提供帮助。这需要政府职能部门牵头,一边让高校研究出来的新产品、新技术,让企业转化成真实的产品。另一边政府给制造企业更多的政策、税收等优惠政策,让高校研究成果能够帮助制造企业完成产业结构升级的转变。

    中国制造业当前正处于痛苦的重构阶段,就是从过去低端走向中高端,从过去的“代工厂”转向“中国智造”。这除了要培养专业技术人才、让产学研与企业对接,减税降费之外,更要对国内知识产权进行保护,鼓励创新,打击仿冒。而只有经过长期的涮洗之后,自然会涌现出一大批优秀的制造业。中国制造业的阵痛难免,制造业也必须经历凤凰涅,才能浴火重生。

审核编辑(郑益文)
更多内容请访问 中国工控网(http://www.gongkong.com)
新闻来源: 互联网

手机扫描二维码分享本页

工控网APP下载安装

工控速派APP下载安装

 

我来评价

评价:
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