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当前页面: 首页 >新闻中心 >业界动态 >“德国制造”的一次技术营销

“德国制造”的一次技术营销

--对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再认识

供稿:中国工控网 2016/7/18 14:22:53

0 人气:307

存疑的第四次工业革命

第四次工业革命,是德国业界在2011年对工业升级的提法,简称为工业4.0。这个概念在2014年走热,并在2015年红遍了中国大地。这股热浪,至今只有更加高涨。

在这一轮工业升级浪潮中,机器人、人工智能、3D打印、复合材料、大数据等技术热闹登场,跟人造成一种错觉,以为这些技术本身就是新的工业革命。然而目前为止,并没有出现类似蒸汽机、电力等惠之四海的通用型技术GPT(General Purpose Technology)。这一点,让我们在大呼工业革命的同时,难免心中会有所失望:说好的救世主技术呢?

工业4.0拉来CPS(cyber-physical-system赛博物理系统)作为理论支撑,的确找了一个非常好的基点。因为CPS具有迷幻的数字与物理世界的交互性特征,具有无限宽广的范畴,拥有广泛的可解读的题材和概念,这也是工业4.0能够大放异彩的重要原因。

然而美国工业界似乎并不买账。美国国家级战略先进合作伙伴计划AMP、国家制造业创新网络NNMI都是美国工业再振兴的一部分,但都不曾有第四次工业革命中所涉及到GPT的痕迹。近日,奥巴马为智能制造创新院剪彩,凸显了智能制造的价值。这是美国总统在两年前亲临数字制造创新院现场之后,再次为工业站台力挺,然而第四次工业革命并不在其中的语境。

GE提出来工业互联网,着重的是“旋转的力量”和物联网的力量。在GE看来,专业知识的传递,和大数据的先进分析,才是挖掘工业财富的关键。

如果真的是一次工业革命,那么业界的显性认知应该是共同的。然而当下各个国家显然有各个国家的诉求,中国制造2025解决的是中国制造升级的问题,日本要解决的老龄化生产力和互联网相对落后的问题。

显然,对于新工业的升级概念,各方认知并不相同。

短命的“第三次工业革命”

第三次工业革命,更像是被臆造出来的。

这一次,一贯严谨的德国人未免作秀成分太大。一方面明显地夸大了自动化(工业3.0)的价值,将其封王立后;然而刚将其置于舞台中央,又匆忙地将其推到一边,拉进真正的男主角:“工业4.0”。

大家公认的第一次工业蒸汽机革命、第二次石化内燃机和电力革命给我们带来持续近百年的工业红利,至今仍然释放。而德国人为了追求工业4.0的效果,直接牺牲了工业3.0的荣耀。

第三次工业革命,变成了“从来没有来过的革命已经离开了”。它的存在时间看上去是以Modicon PLC为代表的1969年,到现在有着40多年的历史。然而实际上不如说,它的生命只有瞬间:它被定义出来之日,就是它终结之时。在德国人的语境下,第三次工业革命的诞生,就是为了它的终结。它就是为了烘托工业4.0而来的。

如果第一次、第二次工业革命都是工业史上划时代力量的话,以区区的PLC所挑头的工业3.0,将只能是最乏味的路人甲式的革命了。

这是最没有内涵的一次革命。

德国人策划,对,“策划”了这个新闻事件。

工业4.0从何处而来?源自2008年的金融危机。这是一次深度的反省,德国的反省跟我们现在面临问题有类似之处:大量的产能过剩、产线呆滞。根据工业4.0提出者德国工程院院长Kagermann教授的说法,德国人反思的问题是,如果再有2008年这样的危机发生时,即使产能再掉下去30~40%,企业仍能从容应对。这种思考的结果,产生了工业4.0的逻辑。按照德国西门子公司工业领域总裁鲁思沃博士的说法,“工业4.0”的基础是分布式自组织式的生产流程与大规模单件生产趋势日益融合。

很显然,工业4.0是被动式的反省和深思的产物,而并不是真正主动的推动力。同样值得注意的是,工业4.0对于流程工业的解读,对于能源领域的渗透,都远远没有离散制造那么成功。

如果工业4.0真的是一次轰轰烈烈的革命,它是不应该偏科的。

新工业升级的版本

其实就工业升级的版本而言,美国GE公司比较清醒地意识了这个问题。最早的时候,它也提到了工业革命的演进版本:第一次工业浪潮是蒸汽机、第二次工业浪潮是互联网,第三次工业浪潮是工业互联网。这应该是对德国工业4.0的一种应激式的反应吧。

然而GE很快放弃了这种版本的说法,应该有两个原因,第一个互联网是不是一次工业浪潮,并不确定;另外,工业互联网如果是第三次浪潮,从版本的角度而言,就是3.0概念,那么从简单传播的角度而言,一定比德国工业4.0要低一个层级。

随着工业4.0、工业互联网、中国制造2025被好事者反反复复地对标,工业互联网也水涨船高,GE也自然乐见其成了。

然而德国西门子总裁鲁斯沃博士还有一句话,似乎都被大家忘掉了。“只有经历了工业革命之后,回顾过去,才能说使用‘第四次工业革命’这个词是否合适。”

说者犹疑,听者坚定。听者的笃定,反馈回来给说者以极大的定心丸。这真是一次漂亮的德国营销。

如果说真的有第三次工业革命,美国著名学者里夫金提出的基于能源互联网革命的“第三次工业革命”,根基相对似乎更加扎实。其要义就是能源机制(免费的可再生能源)、运输机制(物联网)、媒介机制(移动互联网)三者的融合,将产生真正的革命性工业力量。可惜,《第三次工业革命》在中国命运多波折,最早似乎也曾被端上了高层领导的桌面,后来又不知何故被撤下去了——可能大家觉得中看不中吃,毕竟那件事似乎还有点远。

随后工业4.0被端上来了。随后中国大热。

工业4.0缘何重要

然而,需要澄清的是,即使这是德国人造的营销概念,这依然不妨碍我们对工业4.0的喜爱。因为它开启业了中国内业业外的人士对于工业的兴趣,甚至有一点狂热。工业泡沫——如果有的话——不是可怕的事情,泡沫不足才是可怕的事情。

工业4.0为什么重要?第一,它描述了一种制造的范式,人们开始深刻地思考制造的柔性、数字世界与物理世界的映射问题,它与大数据形成的热浪是一个绝妙的呼应;第二,它开启了一种版本的思维模式,中国开始近距离地审视工业阶段论中的各种被混在一起、被遗漏的基础问题。它极大地激发了进化论的热情,这对中国工业绝对是好事。

然而它也开启了一个数字游戏的习惯:4.0成为一个工业直尺的基准点,人们似乎要开始在4.0前后进行标定。清华大学建立起来的4.5研究院,不论出于何种目的,都不算是一种高明的选择;而日本今年提出来到超级智能社会5.0,则更像是牌局中被对手激发的情绪冲动。

作为高端制造装备供应商和优质产品的代表,瑞士也是工业4.0的最大受益者之一,瑞士国内制造界对工业4.0持有积极的态度。

中国制造2025是一个三步走的战略,2050年我们才能希望进入制造业强国前列。

工业4.0是什么?它并不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同义词。

工业4.0就是一个断代孤史,它并没有一个严谨的过去,也未必是大家共同的未来。

工业4.0就是一门生意。

工业4.0就是一个新闻事件。

工业4.0就是一个技术营销术语。

工业4.0就是德国制造的一面旗。

理解了这些,我们照样聚敛起足够的敬畏,研究它,学习它,但不要等着“他们的”工业4.0来救“我们的”制造业。“工业4.0”只是德国工业标签的一种,还有一个标签叫做“德国制造”。

我们跟德国,并不曾面对同样一个路径,我们只能老老实实地思考,适合中国制造升级到底怎么做。文/林雪萍

(作者为北京联讯动力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资深工业观察者)

审核编辑(田皓)
更多内容请访问 中国工控网(http://www.gongkong.com)

手机扫描二维码分享本页

工控网APP下载安装

工控速派APP下载安装

 

我来评价

评价:
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