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当前页面: 首页 >新闻中心 >业界动态 >这里也有你的影子:调试工程师的菜鸟日志

这里也有你的影子:调试工程师的菜鸟日志

供稿:中国工控网 2016/12/14 15:39:26
0 人气:271

“初入职场”是人生的必经阶段,不是过去时、将来时,就必然是现在进行时。作者抱着一纸“对口”的文凭来到项目现场,发现书本上和实验室里学到的跟工作实际简直天壤之别。一句“现场的情况并非是我想象的样子”、“书本上没有教我啊”,勾起你对这段岁月的多少共鸣来?

我是一只刚毕业的职场菜鸟,在学习了水处理专业7年之后,顺利地从北京某211大学研究生毕业。刚毕业的我雄纠纠气昂昂,立志要用所学知识净化每一滴被污染的水,要把书本上的知识用到实处。因此我来到行业内的知名企业,应聘成为一名调试工程师。

为了更好融入公司,熟悉公司业务,毕业前三个月,我来到公司实习。在公司周边的水厂实习了几周之后,一天上午上级领导交给我一个任务,有一个号称全亚洲最大的超滤市政项目即将进入到调试阶段,需要调试人员进驻,我就这样被安排进来。当天下午领导开车带我去现场走了一趟,那是我第一次接触调试项目。

现场的情况并非是我想象的样子。各方交叉施工、界面模糊,在我看来是一片混乱。然后就是大,进入到超滤车间首先是泵房,巨大的水泵一个挨着一个,延展开来,足足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然后就是膜车间,错综复杂、大大小小的管路令人眼花缭乱,更别提管道上的数以千计的阀门。晕,就是这个感觉。回去的路上,领导回头跟我说,明天你就来现场吧,住在那里,尽快熟悉环境。我说,好的,但是脑子里一片蒙。

建设期的泵房车间

第二天我拖着简单的行李来到项目现场,项目经理领我到一间活动板房里,里面有一张办公桌和两张上下铺,这是办公室也是宿舍。板房紧邻大街。我把东西收拾好,坐在床上,看着不远处的嘈杂的工地和另一边繁华的街道,心中不禁感慨:两个世界啊。

下午我看了一会儿图纸,实在头大,就去现场转。这一次没有第一次那么蒙,只是现场的一些东西我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有什么用,书本上没有教我。原来的雄心壮志没有了,第一次感到恐慌和无助。沿着整个水厂快走一遍需要差不多一个小时,我看着从书本里移出来的巨大的二沉池一个接着一个,我在池的边上走,一直走到必须要停下来歇歇。天渐渐的暗下来,工地上的工人也收工了。回到板房里,只剩我一个人,我看着电脑屏幕发呆,心想这跟我想的工作环境实在差的很多,在学校里这个时候我也许是刚打完球跟朋友在喝着啤酒,也可能跟女朋友逛街看电影。无论哪一个,跟现在比简直是两个世界。那天晚上我失眠了,不光是因为半夜轰隆隆呼啸而过的卡车。

二沉池

我开始从最基础的学起。项目的基本工艺、膜组器的运行维护参数、五花八门的泵和阀门的选型和用途……作为工艺调试工程师这些必须非常熟悉。我开始数数:16台反洗泵、36台进水泵、64台自清洗过滤器、20个膜组器、14400支膜元件……我有时候看的神经错乱,天生对数字不敏感的我要一遍一遍记方能梳理清楚。光是理清一个膜组器的管道走向,我就用了两个星期。有时候搞不懂,看图纸跟看天书似的,就在管沟里沿着管道爬,一会儿地上一会儿地下,要不是安全帽的保护,估计我的脑袋都被磕爆了。每次快到下班,我都是一身臭汗,衣服脏兮兮的,鞋也被划破了,走在工人们中间,倘是我的同学迎面走过来也不会认出我是谁。每当夜幕降临,熙熙攘攘的工地瞬间就安静了。我找了把椅子,坐在板房二楼的过道上,呆呆的看着远方的天空,一遍遍的跟自己说在坚持几天……那晚我睡的很香,没有听到马路上拉渣土卡车的轰鸣。

项目进入调试阶段了,领导派来一个非常有经验的工程师,年龄大我几岁的孙工。虽然是刚入职的,但是有很丰富的经验。我们两个开始一起工作,显然起初的时候我并没有拿出很好的谦虚好学的姿态,孙工并不怎么教我,有时还有意无意的嘲笑我的无知。我是一个爱面子的人,当然现在想想何其可笑。我不愿向他请教,不懂的就问安装的工人,还不会,就自己闷头瞎琢磨。那一段时间同时面临着毕业论文的撰写和提交,我有些应接不暇,调试工作的学习也力不从心。时常听见一些:研究生啊,中看不中用的话。我心里有点自卑了,更不愿问问题,以至于后来发现孙工其实也是很好的人之后还是不好意思开口,最后还是寡言少语的孙工先开口:你要是有什么不会的直接问就行了,你什么也不问,我也不知道你会不会啊!

在这种磕磕绊绊的摸爬滚打中,我们一起完成了两个系列(一半)的单机调试。我还是会时不时的被批,怎么现在还不知道有多少阀门,还不知道工艺的运行参数?!只不过现在的我被批后会主动把一些问题搞清楚了。那时候晚上的大车声音还是吵得我无法入睡,我买了耳塞,在离开那个项目前,没有耳塞我便很难睡着了。

膜车间一角

毕业答辩结束后,我同师门和室友醉了一回。第二天下午,在室友还在酒劲中酣睡的时候,我已经背上行囊坐上了去现场的地铁,我有我心里的骄傲,既然做了就要做好。因为第二天开始要进行两个系列的带载工艺调试了(两个系列的联动调试终于完成了)。这时候公司加派了几名电气、自控的工程师来,项目部一下子热闹起来,当然任务也重了起来。起初运行还算正常,零星的小问题边运行边解决,但是一个减压阀的问题难住了所有人。进膜空气不能压力过高,也不能过低,减压阀就是起到调节作用。然而我们的减压阀却不起作用,要么气量很大把膜丝吹坏,要么打不开。移交日期一天天临近,项目部人员和厂家技术人员一筹莫展,业主也时不时来催。最后终于引起公司高层领导重视,请来技术专家,多方尝试之后问题才得以妥善解决。接下来的是72小时连续运行,实际上运行了144小时。既然是连续运行,就要值夜班。不习惯熬夜的我,第一次的夜班令我终身难忘。后半夜脑袋昏昏沉沉的,耳边一直不断的是蚊子的嗡嗡声,没有空调的中控室,78月间简直就是蒸笼。

膜组件掠影

终于,144小时连续运行成功结束,基本达到了运行目标。后由我来撰写调试试运行报告,并在业主大会上作了总结。在得到业主肯定后,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想着接下来就是另外两个系列的调试了,有了这次的经验,相信会容易的多。然而这时候领导打电话来说:超滤项目你已经了解了一些,剩下的工作有人来做,你去另一个项目吧,把调试超滤的经验带过去,顺便学习下那边的工艺。我说好的,心里却是五味杂陈。在把行李收拾好临走的那一刻,我发现我爱上这个地方了,这里脏乱差、这里下了班很无聊,但是现在我却一点也不想走。我跟安装、施工的兄弟单位、和朝夕相处的调试兄弟、和做饭的胡大姐一一告别,并说我还会回来的,回来看我第一个调试的项目。

第二天一早我坐上了开往另一座城市的高铁列车……

更多内容请访问 中国工控网(http://www.gongkong.com)

手机扫描二维码分享本页

工控网APP下载安装

工控速派APP下载安装

 

我来评价

评价:
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