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当前页面: 首页 >新闻中心 >业界动态 >外资撤离中国?制造业新工厂强势说NO!

外资撤离中国?制造业新工厂强势说NO!

供稿:中国工控网 2017/5/12 16:20:28

0 人气:397


从“世界工厂”到“世界市场”,中国庞大的市场需求,像一块“磁石”,吸引着众多外资。从“改革红利”丰厚,到中国经济“新常态”,外资有来有走,市场众说纷纭。在中国“促转型”的呼唤下,“优外资”谋求“量质齐飞”的智造转型。


外资撤离中国?产业链低端制造在转移!


新世纪以来,中国一直被誉为“世界工厂”,庞大的劳动力、廉价的土地资源和相对成熟的基础设施,从世界各地吸引了大量的资本。然而,随着上述优势的逐渐弱化,外资流向成为一个新的热点话题。飞利浦照明关闭深圳工厂、全球最大硬盘制造商希捷从苏州撤离、GE照明以“终止在亚洲和拉丁美洲的所有直接商业活动”离场……去年以来,一些外资撤离事件的发生,加上全球投资贸易环境的变化,有舆论认为中国出现“外资撤离潮”。


先从宏观角度来看外资工业企业的经营数据(截至2016年11月数据)比对:2013年11月,中国的外资(含港澳台)工业企业总数为5.72万个,销售收入21.80万亿人民币,其中6.47万亿的收入来自于出口。这一年也是外资企业家数最多的年份。


到2016年11月,外资企业家数只剩下5.18万家,较2013年减少9.4%;销售收入22.76万亿,出口规模下降到了5.44万亿,较2013年足足下降了15.9%。最麻烦的是,外资企业的“应收账款”(货卖了钱没收回来)持续攀升。2013年11月外资企业的应收账款3.33万亿,与总销售收入的比值为15.3%,到了2016年11月,应收账款额增加到4.05万亿,与总销售收入的比值上升到了17.8%,这算是中国加入世贸之后的最高值。这些应收账款有多少钱最终能收回来,上帝知道……

外资撤离,引发民众关心。


(作者“cheka hou频果单词”编辑于2016-12-30)


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特约研究员马尧就频频被举例的飞利浦照明、希捷两位“撤离代表”进行了分析。他指出,飞利浦之所以关闭工厂,主要原因是出于其本身的战略转型,它不断尝试加大医疗设备的研发和投入,对传统照明产业确有压缩产能的考虑。另一方面,中国本土照明品牌的崛起也对飞利浦照明产生了一定的冲击。此类动作基本上是一种止损和主动寻求战略方向的动作。


希捷集团苏州工厂的关闭,是企业在产业大变革背景下的自身业务调整。希捷集团在中国工厂的产品并非是市场主流的新型固态硬盘,而是已经日薄西山的磁头驱动传统硬盘。这必然导致订单减少、市场份额降低和亏损增加。


他认为,这两家企业的撤离举动皆为公司自身原因,与对中国经济是否有信心没什么关系。正如《中国制造2025》提出的,中国制造要向创新、智能、绿色和高端转型,找到自己的新优势。目前机器人、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等高端产业在中国发展迅速,这必将吸引外资在中国市场调整布局,撤离低端,转向高端,加快新旧动能替换。



制造业新工厂新扩建、投产火着嘞~

-TE Connectivity-


昨儿个,工控小编受邀参加了TE Connectivity工业部中国苏州工厂及客户体验中心开幕典礼。TE新工厂位于苏州相城经济开发区内,占地20,000平方米,主要进行连接器、电子设备系统、专用中央控制盒、线束等多元产品的制造,将配备数百名工程师及技术人员。全新的苏州工厂将为中国及全球客户提供市场咨询、产品销售、应用方案等服务和支持,整合本地及总部的丰富资源和经验,重点满足自动化控制、机械设备、电力、能源、铁路、智能楼宇等领域对互联技术的市场需求。


(TE苏州工厂及客户体验中心外景图)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TE将凭借独有的运营优势TEOA(TE Operating Advantage),把苏州工厂打造成一座名副其实的“数字化工厂”、五星级的工业产品制造中心,兼备智能、高效、灵活及可持续发展优势,与厦门工厂形成南北呼应,携手客户并肩迈向追求效率、灵活性与高生产率的高端制造方向。


-安川电机-


安川电机(沈阳)有限公司(简称“安川(沈阳)”)5月8日举行了第三期工厂的开工奠基典礼。安川(沈阳)创立于2008年6月,于2010年6月建立第一工厂,是安川伺服装置、电机、控制机器以及相关零件制造基地。2012年,受益于智能手机、机器人等行业相关自动化市场增长,公司订单供不应求,于2012年11月启动了第二工厂的建设。截至今年4月,安川(沈阳)累计生产数量已突破200万套,一跃成为安川集团中最重要的生产基地之一。随着中国传统制造行业升级转型的不断推进,为了更好、更快、更及时地应对用户需求,安川决定再度提升产能、启动建设第三期工厂。

(安川电机(沈阳)有限公司第三期工厂奠基)

安川(沈阳)第三期工厂启动后将增设伺服驱动器产线。安川(沈阳)将充分利用集团中日双方技术研发力量、挑战创新,实现机器人控制器的量产及电路基板的自主生产。

据《日本经济新闻》4月19日报道,安川电机计划在中国将多关节机器人的产能倍增至月产1千台左右,并在以2018年度为最终年度的中期营业计划中提出在江苏省增设工厂,将增设生产焊接和搬运物品用的大型机器人的常州工厂。


-松下电器-


松下电器产业株式会社汽车电子和机电系统公司在中国大连市新设的车载锂离子电池新工厂于近日竣工。该工厂是松下在中国建立的第一个车载电池包的生产据点,实现了日本-北美-中国的生产体系的构建,从而进一步强化了松下车载电池在全球的竞争力。

(效果图)

新工厂将生产用于纯电动汽车(EV)等对环境负荷较小车型的方形锂离子电池,隶属于2016年2月与大连辽无二电器有限公司成立的制造车载电池的合资公司。

松下车载事业将挑战2018年度整体营业额(包含信息系统、元器件在内)达到2兆日元的目标。此次成立的新工厂将成为中国区核心制造据点,希望能进一步帮助松下强化车载电池事业的发展。


-博世-


4月中旬,博世宣布旗下汽车电子事业部中国区武进工厂正式投入使用。作为博世汽车电子在中国的第二个生产基地,新工厂将为中国市场提供汽车自动驾驶和互联领域的电子产品与服务。

(博世汽车电子中国区武进工厂开业)

位于常州市武进经济开发区的新工厂总建筑面积34,000平方米,截至2019年,总投资额将达8亿元人民币。新工厂将主要为中国市场提供汽车自动驾驶和互联领域的电子产品与服务,例如为驾驶员辅助系统提供摄像头和雷达传感器,为车联网市场提供中央网关等互联产品,同时也提供汽车电子助力转向系统控制器。预计到2019年,新工厂将实现4100万个电控单元(ECU)的年产能,更好地满足中国市场日益增长的需求。


-横河川仪-

3月23日,重庆横河川仪有限公司举行蔡家新工厂开工盛典。横河川仪新工厂占地4万6千平方米,厂房建筑面积2万4千平方米,是世界一流的现代化智能变送器生产研发基地,它的建成和投入使用,在满足产能扩大的同时,还将制造出科技含量更高、功能更强的新一代EJA—E系列智能变送器,投放市场后将助力中国智能智造相关领域的优化升级。

(重庆横河川仪有限公司蔡家新工厂开工)


-三菱电机-


据《日本经济新闻》2月消息,三菱电机计划在江苏常熟工厂新建厂房,将机床使用的马达和数控(NC)装置的产能翻番。新厂房占地面积约为3.3万平方米,与现有工厂规模相仿预计投资额在20亿日元左右,力争2017年投产。三菱电机正在向工厂等提供物联网服务,利用该服务可以将工厂内的设备进行联网,并对设备运转状况进行管理。

工控小滢:以上只是2017年上半年外资制造企业在华新扩建、新厂投运的缩影。目前,世界主要发达国家纷纷将发展战略重心转移至制造业,尤其是智能制造的推进步伐逐步加快,而中国成为各国竞争的主战场之一。《中国制造2025》、“互联网+”、工业物联网等政策战略带来了一系列市场机会和增长点,工业巨擘的智能化、数字化发展战略亦与中国市场相融合。随着中国开放的大门越开越大,吸引力越来越强,那些所谓“外资撤离、唱衰中国经济”的论调会不攻自破。

(文/gongkong张丽莹)

(部分内容、图片来自网络及企业官网)


审核编辑(周薇)
更多内容请访问 中国工控网(http://www.gongkong.com)

手机扫描二维码分享本页

工控网APP下载安装

工控速派APP下载安装

 

我来评价

评价:
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