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控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市场评论

>

增收不增利,让机器人企业戴上痛苦面具

增收不增利,让机器人企业戴上痛苦面具

2022/8/30 16:36:56

商用服务机器人市场正在挤泡沫。

从7月初普渡科技CEO发给员工的一封“瘦身”邮件开始,不断有报道提及包括酒店、餐饮等业务在内的服务机器人企业正在进行业务收缩。

2021年,中国商用服务机器人领域融资规模超200亿元。其中,酒店和餐饮成为资本关注度最高的两个细分场景。主要原因在于,疫情之下,无接触式生产、配送等服务成为主流,服务机器人也从“玩具”变成了拥有商业价值的赛道。

然而,放眼行业,以普渡科技为代表的商用服务机器人市场不赚钱是不争的事实。

受大环境影响,近几年来,商用服务机器人市场快速发展,大量无接触、无人化场景铺开。商用服务机器人市场本身技术壁垒并不高,且随着技术的进步及产业链的成熟,先入局者已经探索出成功的路径和方案,后来者可以快速顺藤摸瓜式地搭建自己的产品。整个市场迅速野蛮生长,行业进入瓶颈期,竞争也愈发激烈,价格战难以避免,利润则被摊薄。

今年初,IDC曾指出,尽管商用服务机器人市场发展迅速,市场持续拓展仍存在挑战,一些商家甚至通过低价补贴的方式实现了大规模出货,但自身收入和盈利情况仍有待改善。同时在一二线城市,商用服务机器人应用场景已经实现了较高渗透,但向下沉的三四线城市推广速度不及预期。

同时,随着上游原材料价格持续走高,供应链的影响,机器人的价格也在上调。为了提高市场覆盖率,价格战模式之下,成本居高不下,企业烧钱的速度肉眼可见。

资本加持下,快速的规模扩张带来的是更高的市占率,以及行业影响力;而保障营收利润则是企业生存和发展的基础,也是企业未来研发和扩产的源动力。要规模还是要利润,这个时候就看企业如何权衡其中利弊了。

普渡科技先扩张后盈利的做法或许是公司战略,以裁员为代价来控制成本,也是避免盈利危机的手段之一。工控小编认为,产品力最终才是保障企业盈利的终极因素,谁能准确抓取不同场景下客户的痛点,谁就能脱颖而出。当产品具备足够的竞争力和市场力,扩张和利润就不再是对立的关系。长远来看,以利润为导向的企业,发展才更加扎实,规模扩张只能作为阶段性盈利的手段。

1286277253d8c40115adb4a189481aea.jpg

规模or盈利的博弈在工业机器人领域也很常见,价格战的后果多数都是营收大涨,而利润不见起色。

国内工业机器人和其他行业一样,从低价开始求生存,再经过一点一滴的日积月累慢慢步入正轨。工业机器人领域核心零部件的技术壁垒较高,以减速器、伺服电机、控制系统为主的部件占据了70%的成本,然而上游的价值高地基本为外资品牌所垄断,国内厂商想要取得较高的市占率,除了技术层面的追赶之外,另一方面就是以价格来抢占市场。

以今年4月份上市的禾川科技为例,2021年,禾川科技营收7.51亿元,净利润为1.08亿元,其主营收入产品伺服系统营收高达6.59亿元,占据总营收近90%的比例。

有数据显示,2021 年我国通用伺服市场规模达到了233亿元,同比增长35%,禾川科技2021年伺服系统市场份额约 3%,稳居内资第二名,仅次于汇川技术的9.8%。

受益于高景气度的自动化行业,禾川科技2019-2021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3.13亿元、5.44亿元、7.51亿元,三年营收年复合增速高达55%。而2019-2021年归母净利润为0.48亿元、1.07亿元、1.10 亿元。其中2021 年公司利润增长放缓,主要原因系2021年公司采取“以价换量”的销售策略,老产品主动降价,以及上游芯片等原材料涨价,也侵蚀了公司的利润空间。

可以看出,一条高成长性的赛道并不一定能带来丰厚的回报,抢到了销量,却丢掉了利润。

59749e7c81dcc68e25d293826dfaaed1.jpg

再来看另一家工业机器人企业,成立于2014年的欢颜机器人(全称欢颜自动化(上海)有限公司),其推出的6-8万元每台的焊接机器人在国内的市占率曾一度高达70%,除了能满足多种行业用户的需求之外,价格低是欢颜抢占市场的一大利器。

但是再低的价格,也没有将定价权掌握在自己手中来得踏实。因为低价机器人需要控制成本,更需要摆脱对外资品牌和供应链的依赖。彼时,国产机器人核心零部件仍然严重依赖进口,欢颜机器人集中力量突破关键零部件RV减速器的核心技术,一举超越了很多国产机器人企业。

据悉,欢颜机器人的RV减速机不仅精度高,稳定性强,其使用寿命更是达到国内业界水平的3倍。凭借对机器人关键核心零部件的技术掌控,2018年欢颜机器人RV减速机实现量产,还陆续研发了20多款工业机器人。致力于“让中小企业都能买得起、用得上机器人”为初衷的欢颜机器人,在激进的市场策略下获得了不少中小企业的青睐。

而曾经风光无限的欢颜机器人如今却鲜少被提及,市场地位明显下降。百度搜索关于欢颜机器人的近况,信息甚少,仍是2020年以前的一些旧闻,不少人猜测欢颜机器人是否濒临破产倒闭的地步。

图片3.png

企查查显示,目前欢颜机器人法定代表人黄启岗被列入失信人名单之中,且公司涉及的相关司法案件也不少。

图片4.png

有人猜测,如果欢颜机器人资金充足,市场占有率很高的情况下,机器人本体企业布局零部件无可厚非,但是现在盘子还没做大,还没做扎实的情况下就不合适。欢颜机器人步子迈得太大,导致后续其他业务开展起来捉襟见肘,最终限制了自身的发展路径。

也有人认为,这种以低端市场低价运作的经营策略走不远。短期来看,这种低端低价对需求不大、预算不多的终端中小企业来说非常合适,解决了能够用得起的问题;长期来看,非理性的低价竞争会带来市场格局的动荡,恶性竞争环境下,低价带来的低利润无法让企业迈向更高端的市场。

以低价换市场,以时间赢空间,听起来有些辛酸,这或许是国产机器人企业为了实现国产替代,而不得已使出的曲线救国之策。纵观市场,价格战几乎在任何时代、任何行业都会存在,同行之间竞相付出更多的努力以竞争有限的资源,从而导致个体“收益回报率”下降,也是我们常说的内卷现象。

利用低价、租赁、补贴等方式确实能快速拿下部分市场,实现规模化扩张,然而增收不增利的结局还是让企业戴上了痛苦面具。

增收不增利的原因,主要有两方面:一方面是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传导至机器人行业,导致成本上升;另一方面是行业技术门槛变低,市场竞争加大,或者是技术门槛过高,供应链受限,导致产品竞争力不足,企业为了提升产品竞争力,不得不投入更多的研发经费。综合这两方面,企业在为了打开市场销量的情况下,不得不采取降价,起码不涨价的手段。

工控小编认为,当上游原材料涨价,企业应当努力提升产品工艺,降本增效;当供应链受限,就努力成长为供应链的一部分。事实证明,技术驱动型的发展才是久经市场考验的长远发展模式,技术实力才是价格战的底气。

对此你怎么看呢?欢迎文末留言讨论交流~

审核编辑(
李娜
)
投诉建议

提交

查看更多评论
其他资讯

查看更多

以数字化技术赋能,助力电网应对绿色低碳转型挑战

新讯再次定义随身WiFi,用创新决定价值

专访中科亿海微:坚持全面自主研发道路

官方认证!优也获评绿色低碳服务机构!

广域铭岛出席5G创新发展高峰论坛 以5G+工业互联网赋能产业高质量发展